-

慶公公送了皇後一路,在禦花園裡,她在每一株花前都止步欣賞。

花豔,她也笑。

後來,回到寢殿的時候,慶公公告退的時候,皇後對他說了一句:“本宮身邊的阿蘭阿齊,是與本宮一同長大的,本宮多希望她們能過些安穩日子,富貴無憂終老。”

慶公公渾身一顫,“娘娘。”

皇後望著他,“公公,保重。”

她說完,便進了殿,身後,慶公公呆若木雞,淚水大滴大滴落下,目送她進了殿中去。

蘭姑姑上前去攙扶她,輕聲問道:“娘娘,皇上跟您說什麼了?”

“夫妻家常。”皇後微笑著說。

蘭姑姑見她心情還蠻不錯的,想來是因為皇孫出生的緣故,皇上心裡頭也快慰,所以纔會跟娘娘和好的。

她叫齊姑姑去吩咐小廚房,多做幾道菜,今晚娘孃的胃口應該不錯的。

飯菜備下,皇後叫齊姑姑和蘭姑姑坐下來和她一同吃。

齊姑姑說;“奴婢伺候您就行,廚房裡還有剩的,奴婢一會兒就去吃。”

皇後笑著道:“難得本宮今天心情好,你們就坐下來陪陪本宮,一個人吃飯著實無味,快快坐下。”

蘭姑姑倒也不忸怩了,一屁股坐下,笑著道:“遵命。”

“來點小酒?咱們好好慶祝一下,本宮今天真是太高興了。”皇後一展寬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炙羊肉,吃得齒頰生鮮,連連讚賞,“這是誰做的啊?往日怎冇多做一些呢?太好吃了。”

“娘娘若喜歡吃,奴婢往後便多做一些。”齊姑姑笑著說。

“嗯,要多做一些,本宮很喜歡吃。”皇後還給她們夾了一筷子,“快試試。”

兩人受寵若驚,忙便嚐了起來。

蘭姑姑倒了果酒,娘娘身子不好,不能喝太濃烈的酒,這果酒微酸帶甜,最適合不過,喝兩杯更能開胃口。

但皇後今晚的胃口就很好,一小碗的米飯,一碗湯,菜和肉都吃了不少,喝了三杯果酒,蒼白的臉頰便添了血色,有些微醺了。

“這酒淡得很,怎麼就有些暈乎了呢?”皇後笑著搖頭,“是本宮老了麼?”

“娘娘說的什麼胡話呢?怎就老了?還年輕得很,若不說的話,奴婢瞧著娘娘也就二十來歲呢。”

皇後笑得跌出了眼淚,伸手掐了蘭姑姑的臉頰一把,“臭不要臉的東西,本宮與你們差不多年歲,你們這兩張老臉終日在本宮麵前晃悠,便是提醒本宮也老了,還二十餘,羞不羞啊?”

蘭姑姑笑著道:“羞什麼?娘娘最近是疏於打扮了,若是精心裝扮一下,誰敢說娘娘老了呢?”

皇後伸手攏了一下髮髻,“說起來,本宮真是許久冇有裝扮過,你們可還記得剛入府的時候,皇上最喜歡給本宮簪花,牡丹,芍藥,便連小黃菊都往本宮頭上簪,那時年輕,不管簪什麼花都總是好看的。”

“小黃菊算什麼?娘娘可還記得那會兒王府裡有一株蒲公英,王爺見了……皇上見了竟摘了回來,就往娘娘髮髻上簪,結果娘娘一邊走,一邊飛絮籽,皇上還說娘娘在幫蒲公英撒種呢。”

皇後也想起來了,哈哈大笑,“對,本宮記得,風一吹,本宮頭上就飄絮,有些還揚著飄著,還飄到本宮的臉頰和眉眼上,癢得不得了。”

“對,然後皇上還用桂花油給您抹臉頰呢,說那桂花油能護膚,使肌膚白皙透亮,結果抹了幾天之後,臉上竟是長了麵瘡。”

“可不是呢?那麵瘡長了好幾粒,痛死了。”皇後又添了一杯酒,原來,他們有過這麼多美好的事,這深宮的冷寂,幾乎把這些美好都遺忘了。

若一切都停留在那個時候,多好啊,她寧可死在那年的春日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向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