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噩耗報到了皇太後那邊去,但是皇太後如何都不信是心疾突發,她不顧白髮人送黑髮人,非得要親自過去看一眼。

這件事情充滿了蹊蹺,之前從冇聽太醫說過皇後有心疾。

婉蓉姑姑跪著勸她不能去,她身子本來就不好,去了見到皇後的遺容,定是要心痛一番的。

往日太後對皇後是頗有微詞,但並非是真的不喜歡她,隻是怒其不爭,好歹婆媳二十餘年,皇後也是儘心侍奉的,怎能冇有感情呢?

皇太後厲聲道:“你跪什麼啊?站起來,陪同哀家過去看看,哀家不信是心疾發作,若是叫哀家……”

她的話,戛然而止,隻剩下嘴唇的顫抖,老邁的眼底滾出了淚水。

這件事情,若不那麼簡單,唯一的凶手就是他。

她再往深一層去想,頓覺不寒而栗,是,是心疾發作,不是自儘,不是自儘,不能是自儘。

她全身無力地跌坐下來,眸子沉沉,“哀家不去了,你去看看,也勸一下太子。”

婉蓉姑姑哽咽道:“您歇著,奴婢這就去。”

明德殿。

慶公公把太醫的診斷稟報給皇帝,皇帝愕然地抬起頭,那些悲痛全然不見,一拍桌子怒吼,“怎不是自儘?可診斷清楚了嗎?”

“回皇上,院判和幾位太醫在場,這是一致的結果。”

“不可能!”林天奇一口否定,“一定是自儘,你馬上傳旨給太醫,叫太醫再檢查。”

慶公公垂下眸子,斂住眼底的憎恨憤怒,輕聲道:”皇上,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已經來了,太後那邊也派了婉蓉姑姑去,聽婉蓉姑姑說太後本是要親自來看的。”

換言之,現在想讓太醫改口,已經不可能了。

皇帝麵容鐵青,“當真是心疾麼?”

“太醫是這樣說的。”

皇帝蹙眉,“莫非這麼巧?”

林天奇道:“皇上,不可能這麼巧的,定是用了一些藥,服藥之後會有突發心疾的跡象,但一定是自儘的。”

慶公公忍不住道:“林先生,這樣的藥咱家不曾聽過,您見多識廣,便親自去一趟,跟殿下和太後說是服了一種會引致心疾突發的藥自儘的。”

林天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個閹人竟敢如此放肆。

但他自然也不敢去,他最怕的人便是南宮翼天,此人油鹽不進,任是如何蠱惑,他都不為所動,心誌無比的堅定。

甚至,都給他看過一些“神蹟”,就連皇上都為之信服,他到底是如何看出破綻,死咬不放呢?

南宮翼天是他此生最大的勁敵,他日後當了皇帝,隻怕魏朝便再無他立足的地方。

所以,他一定要把南宮翼天從太子之位拽下來。

“皇上,既然娘娘是心疾突發的,您是不是該去瞧瞧啊?”慶公公悲聲懇求。

若是自儘,皇帝可震怒,不去看也情有可原。

但若是急病走的,夫妻一場他不去說不過去。

皇帝沉默了良久,始終冇說出要去的話,他知道該去,但是他不知道怎麼麵對她。

心底浸出來的疼痛,已經被惱怒掩蓋,他相信林天奇的話,皇後應該是服藥自儘的,隻是這種藥不被查出來。

她都決定死了,卻依舊不願意成全他,這份夫妻感情,不過是一場虛偽。

白為她難過了一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向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蘇雪東方問天全文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